人性的疯狂,反社会与

2019-10-24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83)

看电影之前换上了舒适的睡衣,关掉灯,一片黑暗中端着笔记本靠在软枕上。但是看了第一个镜头后,我决定开灯看。那张邪恶而怪异的脸,那种看透到骨子里的眼神,让我的心颤抖了一下。看这部电影之前已经看过了很多影评,甚至看了一些片段,可是从Alex开始接受治疗到之后被释放之后的种种,我还是控制不住的一直在哭。并不是感动的泪水,而是震撼于人性之恶可以有多么疯狂。整部电影就像一记毒辣的耳光狠狠地扇向了我对人性的信仰,能让我的心在观看后第二天还是沉甸甸的电影之前只有天堂电影院一部。

写之前我先要说,Stanley Kubrick真是个牛逼的导演,一身拍片寥寥几部,却立意、风格各不相同,且多为惊世骇俗之作。在这学期里,我先后看了他的三部作品《2001太空漫游》(2001:A Space Odyssey)、《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和《光荣之路》(Paths of Glory)。而今天,我想谈谈我看了发条橙之后的感想。

在A Clockwork Orange下好了将近两个月之后,终于抽空看了这部传说级的片子。

库布里克作为一位伟大的导演,早已从他的「2001太空漫游」开始就已经名垂青史。所以当「发条橙」的片头响起雄壮的交响乐时,第一个念头便是「2001」。-简直一模一样。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应该尊重个人的善恶,还是应该通过强制把所有人的行为统一成我们所认为的善,而抹杀遏制所有的恶意?影片名字本身的含义就在于批判这个把本来有着汁水饱满人性的人一步步改造成机械人的社会。Alex以及他的同伙当着作家的面强奸他的妻子是一种恶,那么之后作家明明知道Alex会经受让他疯狂的痛苦却仍旧播放第九交响曲呢?Alex痛苦流涕的捶地乞求,最后选择跳窗自杀。这种行为应该看作让人起恻隐之心的理所应当的复仇,还是一种将自我仇恨无限放大到泯灭良心的凶残报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为什么我们人性里有一部份让我们因为仇恨而生出了比恶人的恶阴毒百倍的报复?一个在病人苦苦哀求停止试验却豪不动容的医生和嗜暴成性的恶人,有什么区别?他们一张张疯狂之上扣着道德面具的脸,让我作呕,让我流泪。和看第九街区一样,我没办法停止思考,人性究竟可以疯狂到什么地步?我们要被自己亲手由欲望创造的文明吞噬到什么程度?

影片讲述了一个十足的少年恶棍被“新式疗法”强行改造后变成一个去恶的善人的经历。贝多芬的音乐也贯穿整部影片。

老库的东西,一如既往的艰涩诡异。几个躁动的小青年,平时闲着就四处为非作歹,肆意妄为。殴打街边老乞丐,和其他小青年打架,中出作家的妻子…终于东窗事发,小Alex进了监狱。两年以后,政府发现了一种可以治疗罪犯的新型办法。Alex用自己的剩余刑期做交换,成为了试验品。两周以后,Alex出狱。此时的他,只要一有犯罪的念头,就会有产生强烈的濒死感觉。然而,命运是如此的戏剧性。以前被他欺负的朋友、流浪汉、作家,在不起相遇之后,都给了他严厉的报复。最终,政府迫于舆论压力,给Alex进行了康复治疗,回到以前的他。在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中,Alex唱起了那首著名的雨中曲,露出和电影第一幕一模一样的诡笑。

当然不是2001的,实为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不知道第九?欢乐颂就是里面的。不过无奈我境界太低,品位也不高,如肖邦、贝多芬等古典音乐听的实在太少,所以开始根本不晓得是谁的交响乐。但终究架不住库布里克将第九从头到尾管穿其中,听到最后,耳朵起了茧子,就晓得「第九」了。

这部电影涉及了思想的洗脑,影射着极权社会对于自己统治下的人民思想道德观的全盘按自己意愿的清洗。我们是该尊重个人选择善恶的自由,还是该有着同一编程的个人无法控制的行为规范?对,Alex是摆脱了所有作恶的冲动,可有没有人在乎他们剥夺了他自行选择行为的自由?结尾的时候可以看出Alex不过沦为一种政治筹码。我还记得他出狱之后回到家却没有栖息之地时眼睛那抹水汪汪的蓝,让我顿时泪如雨下。所有人都不放过也不相信弃恶从善的Alex,不会还手的Alex最后得到的不过是百般的侮辱和欺凌。那些打着复仇名号的人,有着更加肮脏的灵魂,藏在正常人的表象之下。Alex跳窗的那一刹,让我想起了飞跃疯人院里的结尾巨人打破窗户逃了出去的场景,极权下的精神压抑是恶的本源。

整部影片都在阐述一个关于“善”和“恶”的辩证关系的问题。通常意义上,我们认为做坏事的就是恶人,此外,恶人应该被改邪归正。可是影片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善恶都是人的本性,本性很难说是好是坏,更是难以判别,如果你强行要求一个人去恶求善,那就像逼良为娼一样,都是泯灭人性,在这一层面上,两者是没有区别的。

第一次看,印象最深的是影片所强调的人性的选择。改造过以后的Alex虽然不在作恶,但并不是发自主观,而是通过强加在他肉体上的痛苦在改变他的。政府官员的态度很坚决,他们不在乎动机,只看重结果。而神父指出,虽然这样可以让恶人停止犯罪,同时也剥夺了他们选择善的机会。不过,在我看来,老库更加认同秉承天性,而非一味的追求同质化的迂腐善。

当然不是要说第九交响乐。想说的是,这真的是让我战栗的一部电影。第九管穿其中,反而又极大的加剧了这种感觉。以往单纯的恐怖片产生的那叫恐惧,片子一结束,眼一闭,醒了就完事儿了。

影片充斥着导演独特的暴力美学,暴力行为与脍炙人口的交响乐之间的结合。在交响乐的悠扬美好之中,血水四溅,妇女被强暴,对比强烈。交响乐一直贯穿着整部电影,贝多芬的第九乐章一度成为Alex产生施暴欲和性欲的引子,显得讽刺可笑。我很开心导演并没有采用原书的第二十一章,我宁可他选择恶,也不去选择虚伪的善。

影片中的恶棍Alex行为乖张,性格暴戾,他的所作所为显然是低于一般的、为大众所认可的道德标准的。于是,有关部门,或者说是国家的权力机构就想当然地、出于一种缺乏深入思考的地在Alex身上进行了“去恶”实验。

老库的片子,配乐一直是一个大看点。这部中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无疑也起了点睛的作用。Alex平生的一大嗜好就是贝多芬,不过在改造的过程中出了意外,让他对贝多芬也起了强烈的肉体排斥。丧妻的作家为了报复Alex,强迫他听第九交响乐,Alex无法忍受,从窗户一跃而出,重伤入院。同时也获得了民众同情,重复本性。

为何而颤栗?为人性之恶。

我们不否认Alex确实是作恶多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有权利强行剥夺他的恶性。人被剥夺了人性还能算是人吗?不是,他变成了一个机器,像一个被人操纵的发条一样,已然失去灵魂。就像影片的原著者所说:“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德选择权。”我们必须承认每个人的不同,人性善恶的不一。你可以通过环境去对他进行一些影响,但不能强制地、彻底地对他的人性从根本上进行改造。

影片很黄很暴力,18岁一下需监护人陪看。

其实,我一直是相信人性本善说,可无数地事实和理论证明这根本就是妄想。人类骨子里的恶的基因从祖先继承下来后就从没有消失过。西方国家自雅典时期就认为人性本恶。人性本恶,正是西方政治制度发展至今的源泉和基础--因为人性本恶,所以只能通过完善的制度和法律来制约这种恶。而中国则恰恰相反,儒家自然坚持人性本善,相信仁者治世。所以,自古以来,不管是人民还是经营群体都相信人治,将太平盛世寄希望于某明君。从来不相信制度和法律的力量。(当然,一家之国,家必高于国,君必高于法,另论)。惟求明君以仁心治天下,终将举国大同。
更可怕的是,这种思想到现在依旧根深蒂固。换句话说,这便是许多人口中所言的「奴性思维」,阴魂不散。

至此,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产生了,究竟该不该将人性区分善恶呢?如果是恶,又该不该劝其向善呢?

扯远了。

至少我无法作答…

回到这部电影来。

《发条橙》是根据英国作家安东尼·伯吉斯的同名小说改编。至于内容,我将其归纳为简单的一句话。

在一个恶世界里,Alex从恶、弃恶、又从恶。让他从恶的是恶人,让他弃恶的还是恶人,最后让他重新从恶的又是那帮子恶人。

注意,alex弃恶并不是从善,而是无法做恶了。你休想从这部电影里找到一点善的影子。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颤栗了吧?

龙八娱乐,似乎在库布里克的眼里,一个充满恶的社会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天生做恶的人才是一位正常的人。哦,在这样一个社会必然的。所以,当alex社会中无恶不作,被道貌岸然的政客抓起来后,你看到的不是对「恶人」的从善如流,而是「恶人」用更恶的手段对付alex --当然是以善的名义。目的在于alex不再做恶--多么纯洁和高尚的目的啊。

而他们也做到了。

alex从此没法做恶了。仅仅是无法做恶。--别人对他做恶他无法反抗,别人的恶他更无法阻止,连基本的性欲望都被剥夺。在一个恶社会里,你不作恶当然不算好人,虽然不算坏人,可你却无法生存。那个伟大的悖论终于显现出来--唯有恶才能自我拯救,做恶越多,活得越好。

此时此刻,Alex的确成了一个clockwork orange--发条橙。

后面的故事更简单了。因alex受到的非人道驱恶治疗,政府被指责,即便在这,我也没有感受到善的温暖,对恶的批评不代表对善的宣扬,就像被治疗后的Alex不作恶也无法证明他是一个好人。其后,alex被政客接见,安慰,许诺,最终影片在众人围观Alex和一位女人做爱中结束。

恭喜你,Alex,你终于又恢复成一位正常人了。

Alex所作所为无疑是恶的,用那个名词叫,反社会。但尤其值得探讨的是,如何界定这个社会,又如何确定这种行为是「反」这个社会的。以在「发条橙」中展现的社会看,以恶反恶,你该怎么评定?只有恶的定义,而没有善的标准,最后追求的就是影片里的,再次以恶治恶,企图阻止别人作恶,更可笑的是,阻止这种恶的目的在于防止它阻止我做恶。

好,从这里看,用经常被国人拿来说米国总统大选的话说,从两个烂桃子里挑一个不太烂的。那么,这里则是从恶和恶挑一个不太恶的出来吗?以小恶反大恶的话,Alex式的反社会居然变得慈眉善目起来,让人也不得不同情起Alex起来,不禁开始反「反社会」了。当然,这又是一种心酸无奈的悖论。但这里的讨论是建立在一个恶社会之上,你想活,你首先是一个恶人。所以,不存在无辜清白之人。

我到底是应该反社会还是反反社会?

汉娜阿伦特著名的「平庸的恶」理论我想可以很好的解释这样一个社会。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好人,行为动机很高尚,可都在不自知地做恶或者支持着恶。如果一旦这种平庸的恶聚集起来,如古斯塔夫勒庞所叙述的「乌合之众」般,群体性的恶便会爆发出来。这种恶,便足以毁灭世界了。

你不相信?看看文革时的中国吧。

本文由龙八娱乐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性的疯狂,反社会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