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梦,陀螺在想什么

2019-10-24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91)

让这个世界的时间倒退回104年前,同样是9月,著名的物理学家玻尔兹曼用一根短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77年前,保罗.埃伦费斯特在写给波尔和爱因斯坦的信里说:“我越来越难以理解物理学的进展,我努力尝试,却更为绝望和撕心裂肺,我终于决定放弃一切。”还是在9月,埃伦费斯特先枪杀了他那患有智力障碍的儿子,然后举枪自尽,离开了这个让他无法理解的奇妙世界。

看完Inception一直纠结最后陀螺倒了没有,一开始我觉得是平行结局,和《禁闭岛》一样,倒与不倒都讲得通。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影片故意隐去了一些交代,比如日本人拿出枪却并没有告诉观众究竟自杀了没有。所以说导演并没有告诉我们结局,结局是观众自己猜的。这也就是Inception的含义,不直接告诉,而是在潜意识里植入。

  看电影时唯一不大理解的地方,就是富二代如何进入了第四层梦境。不过,这种细节并不妨碍对电影的整体理解(总不会有人像刘心武说秦可卿一样,从这个地方入手颠覆了整个电影吧)。非要解释,大概可以这样理解,Mal(Cobb的妻子)是Cobb心中罪恶感的化身,她在第三层梦境中杀死了富二代,这样梦境就无法继续,富二代无法得到父亲的启示,从而使计划失败。而心脏起搏器可以使濒死的富二代短时间内恢复基本的生理功能,从而进入他们营造的第四层梦境,在这层梦境中,Mal与Cobb进行了深入的对话(其实是Cobb与自己对话),最终,Cobb获得了Mal的理解,这时富二代插入了梦境,Mal于是让富二代回去了。于是,在第三层梦境里,富二代原地满状态复活了。

《Inception》,中文译名“盗梦空间”,这几年我看的难得一见的好电影。网上关于她的评论和解读很多,有些评论甚至为其中一层套一层的梦境做了详尽的解释。而影片结尾那个不知道倒没有倒下陀螺,在所有人心中留下了一个疑问,Cobb到底有没有回到现实,还是他以为的现实仍然只是梦境而已?
对于我来说,最打动我的,并不是其中精心构建的梦境与情节,也不是其中梦内梦外的心理学,而是这部电影在试图让我们每个人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所感受到的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只是一场梦?
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因为梦有一个最重要也是最致命的特点,那就是只有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也就是说,在梦中的时候,我们都认为那是真实的。《Inception》中,Cobb有一个图腾,如果旋转的陀螺不会停下来,他就知道自己在梦中。但我们并没有电影里Cobb那么幸运,我们没有这样一个能够告诉我们是现实还是梦境的图腾。没有这个图腾,我也不知道我写下的这篇随笔,是不是在梦里写下的。
梦境还是现实?这是一个哲学问题,老祖宗们在几千年前就思考过。庄子说,“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到底是庄子做梦自己成了一只蝴蝶,还是蝴蝶做梦自己成了庄子?没有人能够回答,因为我们都在我们自认为的现实中生活着。
电影里,Cobb执意要从和妻子白头偕老的梦境里回到现实,甚至不惜向她的妻子植入想法,躺卧在火车驶来的铁轨上;回到Cobb认为的现实里,妻子Mal却坚信她生活的世界仍然是梦境,最终选择了从高楼跳下并且制造了是丈夫谋害的假象。而在我看来,无论是Cobb还是Mal,他们都太执着。我们谁也无法真正确定现在是现实还是梦境,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执着于现实还是梦境的争论呢?难道现实我们要认真,梦境我们就可以胡来么?是现实也好,是梦境也罢,好好的生活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人的一生短短几十载,有限的时间就应该追求幸福的生活,就算是梦,也要做一个好梦。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现实的一切都像梦一样,而梦里的一切又都像现实一般,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不要执着,珍惜现在。

回到Inception的剧情里,当Cobb妻子Mal从高楼毅然跃下的时候,说不定已有着那个世界只是梦境的确凿证据。而在《Matrix》里,“法国人”Merovingian却宁愿留在虚拟世界里寻欢作乐。如果Cobb的陀螺在最后不停止转动,Cobb会是选择留下还是Kick?

但后来我觉得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

  这里说下我对Inception的理解,Inception通常解释为开始、开端,韦氏词典对它的释义是“ an act, process, or instance of beginning ”,它也有获得学位的意思,是由于词根cep(cap=cep=cip=ceive=to take),而通常用的中文译名《盗梦空间》主要是来自第二个释义。其实,开始、开端本身就有很多理解,比如,Cobb与Mal是梦境开拓者,他们疯狂的所作所为是Inception;Cobb在Mal身上植入了一个想法,这也是Inception;而利用梦境对潜意识的影响来谋取商业利益,则也是日本老板发起的Inception。同时,一层又一层梦境的堆栈,梦境中迷惑的人们苦苦追寻现实,这里现实作为梦境的起源,同样是Inception。另外,KJV版圣经中的第一句话就是“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由此可以看出,inception这个单词多少有些宗教意味的,在讨论虚拟现实的电影中,宗教的味道通常很微妙。

剧透先到此为止,下面只做科普层面的探讨。Inception的结局可以阐述成无数可能性,正如同量子力学的无数个解释一样,可以归结成一句话:主角抑或我们,目前所处的是怎样一个世界?

假如图腾的秘密被人知道了呢?梦境分享的时候分享的各人会在梦主的空间带入自己的投影,那某知情人士完全就可以伪造一枚骰子或一个象棋来伪造图腾的表象。正如Forger可以伪造一个Ficher的叔叔,别人为什么不能伪造一枚图腾呢?所以被人知道了图腾的秘密,就有可能分辨不出真实与梦境,不管梦主是谁。类似的图腾的表象也很容易被自己所影响,所以我认为只有当自己完全迷惑的情况下,不带偏见地掷骰子才有用。

  这个电影很适合电影院看,但不适合带着爆米花和可乐去看。

正如造梦师会用图腾来检验梦境,我们也一样。1982年阿斯派克特的试验像验梦一样检验了贝尔不等式,证明了这个世界的定域实在性(local realism)是不存在的,要么放弃定域性,容许超越宇宙的关联存在,要么放弃整个世界的实在性。世界难道只是个梦境吗?Capo的书里这么总结道:爱因斯坦的梦想如同泡沫般破碎在无情的数据面前,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温暖舒适的安乐窝中,而必须面对风雨交加的严酷现实。我们必须再一次审视我们的常识,追问一下它到底有多可靠?

梦境作为意识的产物,自然是以做梦者的世界观为依据的。也就是说梦境世界的规律应该依照做梦者的世界观。我曾经就有一次梦到飞行,却又在梦中硬生生的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气流之类的云云。在梦里享受了飞行的合理性和乐趣之后,醒来却觉得不合理,也许在这方面知识反而会限制我们的想象力,如果我懂流体力学说不定就不会做这样的梦了。总之,梦境以做梦者的世界观为依据建造。因此在一般做梦者的经验驱动下,骰子不会总骰出同一个数字,倒放的象棋也不会总是一个方向朝下。然而在现实中,这两个图腾是做过手脚的,因此就分辨出来了。

  电影毕竟不是推理小说,况且,Inception并没有刻意去营造什么深刻的推理,梦与梦之间的关系,并不像逻辑那么明朗,而是一层奇妙的雾,将一个又一个的梦境分隔开来,“现实是什么”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比如,第一层梦境中,倒霉的日本老板中弹了,虽然他顺利进入了第二层、第三层梦境,但胸口的弹痕依旧在他身上出现了,他的身体也愈发虚弱。

波尔对爱因斯坦的论战早已否定了经典的决定论和因果律,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说:世界因为观测而存在,当你不看月亮时,月亮便化作几率波弥散在空间里;构成物质的基础——电子则是如同幽灵般的存在,它可以同时穿过两条狭缝,既是粒子又是波,满足海森堡测不准关系,永远无法同时得知准确的位置和动量。尚且不提薛定谔那只又死又活的猫,还有惠勒那条只有头尾而没有身体的巨龙,我们这个世界所表现出来的奇异性质,并不比永不停转的陀螺真实多少。

首先解释一下图腾的原理,个人认为利用图腾其实不能真正分辨真实与梦境,只能分辨是不是在别人的梦境。

  然而,现实是什么呢?刚刚看完电影时,我陷入了迷惑。这时我真想拿一个陀螺来转一转,看它是否会倒下。然而,这种判定显然是无效的。从梦境中获得陀螺将遵循梦境的规则,更何况我从地摊上买的呢。可我从不知何处为现实,因此,这个可以分清“现实”与“虚幻”的陀螺,或者图腾(totem),我是无从寻找了。(这段有点绕,其实逻辑很简单……)

在希腊神话里,Ariadne给了忒修斯一个线团,帮助她的情人逃出Minos迷宫;在罗兰的电影里,Edith Piaf的曼妙歌声让人们从梦境苏醒,但是,既然Cobb验梦的陀螺是妻子Mal所给予,又怎能证明自己比妻子更接近真实呢?

其次我认为图腾根本不能分出真实与自己的梦境。因为人的意识来自经验,当你知道你的骰子每次都骰出二的时候,你在梦中骰也会骰出二,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其实现实和梦境一样都是基于经验的,虽然可以在经验的基础上推理,但是如果是自己的梦,构造这个世界的元素和构造自己真实世界元素是完全一样的,那无论怎么推理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而在别人的梦里构成这两个世界的基本元素是不同的,一个是你的经验一个是别人的经验。注意真实世界也是构筑与你的经验之上的。

  刚看完整个电影的时候,我当时有三种理解(真相不是一个,也不是三个,真相是五彩缤纷的……)。比如,整个电影就是虚拟现实的一次呈现,就好像Cobb的妻子对Cobb说,“不论你到哪儿,都有不认识的人追杀你,难道这很真实吗?”(大意如此,电影院看的,台词记不住。)当然,这个理解就比较万金油了——电影不都是虚拟的么……也可能,结局是琼瑶式的完美大结局,富二代小伙子被打了鸡血,找回了自我,决定重新创业,日本老板的企业获得了生存的机会,男主角Cobb回到了孩子身边(结尾处似乎是两个小孩第一次露出正脸),学生妹在这次实习活动中结识了几名帅哥,还深入了男主角的内心世界,JQ可以有。也可能,那个旋转的陀螺永不倒下,而Cobb终于没能回到现实世界——我认为他最可能留在了老人身边,老人进入了Cobb的梦,因此重获青春,而Cobb则在这个梦中梦中永远无法醒来,和日本老板一起进入了混乱无序的潜意识世界。

如果你发现这个世界只是幻境,你会怎么做?

也许本来就分不清吧。

  这或许是中国拍不出好看科幻电影的原因之一吧?

WMAP发现宇宙的加速膨胀,证明我们所能观测到的所有物质(基本粒子、星系)只占整个宇宙的4%,还有23%的暗物质(dark matter)和73%的暗能量(dark energy)均匀分布在空间里,无法探知。Capo在书里说:宇宙似乎是在以一个“恰到好处”的速度在膨胀。而我们正好处在一个“临界速度”上,这才使得宇宙中的各种复杂结构和生命的诞生成为可能。这个速度要准确到什么程度呢?大约是10^55分之一,这是什么概念?你从宇宙的一端瞄准并打中在另一端的一只苍蝇(相隔300亿光年),所需准确性也不过10^30分之一。类似的惊人准确的宇宙常数,我们还可以举出几十个。由这么精确的物理常数造就的世界,难怪《黑客帝国》里会归结为电脑程序的精心构筑。可是,如果这个世界有Zion的话,它又在哪里呢?

好了终于该说陀螺了。纵观全片我认为对片名Inception最完美的诠释莫过于对陀螺的那一旋。只那么一旋,它就嗡嗡嗡嗡的转开了。正如植入一个思想,它慢慢的就transform the world,到最后rewrite all rules,最重要的是你不知道植入的这个想法会带来什么后果,正如你不知道陀螺什么时候停。而第一次也是最成功的一次Inception就是对Mal。Mal就是陀螺。Cobb对Mal植入了这一切是梦境的想法,却没想到这个想法就如那个陀螺一样转开了,永远都停不下来。在Mal的现实里(如果有的话)她就一次又一次的自杀,一次又一次地醒来。陀螺每转一圈,她就自杀一次,而这个陀螺似乎永远也停不下来。Mal才是一个不停旋转在无尽梦境空间之中的陀螺。

  Inception在百度百科写的电影类型是悬疑、科幻、惊悚、动作。

前面说到图腾是利用自己和别人经验的不同来分辨是否在别人梦中。而Cobb这个陀螺却不一样,太妙了,他比一般的图腾多了那么一层。陀螺的主人其实是Mal,而Mal是Cobb潜意识里的一个幻象。支撑陀螺永转不停的,不是Cobb的经验,而是Mal的经验,或者说Cobb经验中的Mal的经验。电影里有一幕Cobb在保险柜放转动的陀螺,惯用手法,如果说从保险柜取出是盗取的话,放进自然就是植入,后来在Ficher的保险柜里放风车也是。而Mal之所以有这个经验正是Cobb植入的后果。而在Cobb的经验里有如此的一个Mal却又像是Mal植入给Cobb的想法,或者说是Cobb操纵Mal给自己植入的想法,太疯狂了。结果就是,Mal才是支撑陀螺转动的关键,而Mal只存在于Cobb的潜意识里。也就是说只要在梦中,陀螺就会永转不停,因为即使在别人的梦中,Cobb也会带入自己的潜意识,Mal也确实多次出现。

  对于一个电影,理解的方式可以有很多,尤其是这样的悬疑电影,所以,很烦那种“真相只有一个”的影评,而这种影评往往还会被认为深刻什么的(比如豆瓣最热门的那个《Inception 情节逻辑完全解析》),真是太梦幻了。

现在,我大概有这么几个观点:
1.陀螺确实不同于其他图腾,不是说它不能区分真实与梦境,恰恰相反,它是唯一一个能区分真实与梦境的。
2.最后不管回到现实还是在梦境中,陀螺停了。

  无剧透。

图腾制作的关键在于把不合理的内涵注入合理的表象,以通过合理和不合理的现象分辨现实和梦境。别人的图腾仅仅是给一个骰子注入了铅之类的,把不合理的内涵注入合理的表象,而Cobb,图腾的制作就比别人深入一层梦境,在一层梦境中把一个不合理的想法注入给一个人,用她作为自己的图腾!!!

  电影中Mal一直显得很美丽,她总会在每个梦境的关键处飘然出现,然后做出些和外表的美丽与温柔严重相悖的事情来。在最后的第四层梦境之前,即Mal之谜揭秘之前,我总觉得Mal应该是对梦境理解远甚于Cobb的高人——科幻电影中通常死掉的人都是天才,留下乱糟糟的谜团给那些活人来解答。结果,Mal只是Cobb的一个实验品,就好像弗兰肯斯坦造出来的怪物,真是可惜了。

飞速旋转的陀螺,做梦时快速跳动的眼球,陀螺也许是一种象征,象征着Mal。当Cobb旋起陀螺的那一刻,他就焦急的等着它停下来,但是潜意识里却并不希望它停下来。最后陀螺停下来,就表明他摆脱了心结。之前他在第四层梦境里已经对Mal摊牌,所以我认为还是解脱了。

  对于电影画面、动作设计什么的,个人感觉这电影相当不错——不过也不能期望太高,毕竟期望高了就难以达到。可惜南京没有这个电影的3D,更没有IMAX。

但是这样一来,陀螺停下来也许就只是意味着Cobb意识的转变,现实还是梦境,依旧分不清。

  对于讨论虚拟现实的电影,试图去确定“现实”实在是一件弱智的事情。现实就是梦境,梦境就是现实。

前面和同学讨论被问到,“灌铅的骰子和偏心象棋,其实都是把不合理的本质掩盖在合理的表象下面,如此才可以以合理与不合理的现象来区分真实与梦境,但是陀螺永远旋转,无论在梦境还是现实,都是不合理的“。

  故事的情节也很流畅,只是有时突然切入的画面会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和理解。因此,149分钟的电影显得很短。

真正完美的图腾。
Mal出现的地方必然是梦,这才是最严密的图腾。实际上之所以Cobb的图腾能真正分辨真实与梦境,在于它的制作就在一层梦境之中完成。我感觉假如是在第一层,其实它也只能分辨一层以上(也就是现实)和更深层的梦,至于再深入几层,Mal的经验都会被带入,所以也不是万能的,他是分不出第n层梦境和第n 1层的。
然而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既然Cobb能够对Mal植入意识,为什么不能阻止Mal破坏自己的计划呢。要知道Mal只是他潜意识里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完全清楚这一点。答案是他更深层次的潜意识里根本不希望摆脱Mal,尽管Mal一次又一次的出现破坏他的盗梦计划,但他却并不希望Mal消失,甚至更深层的潜意识里享受着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击败,以补偿Mal自杀的负罪感。他完全没有勇气通过任何方式让Mal变乖。事实上Mal的报复完全就是他自己负罪感的意识表现,什么时候他接受了"Mal的死不是我的错",什么时候Mal才能平息下来。那一幕Cobb对Mal说you are not good enough,其实也是自己思想的斗争,到底要不要接受现实?之前他一次又一次所谓的实验,都是想在梦境里和Mal一起,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现实,尽管更深层的潜意识仍有抵触,认为不该如此对待Mal,所以Mal才捅了他。

  个人觉得没什么惊悚的,血腥、暴力、情色也不用指望了,所以才可以一刀不剪。而科幻的构思,也没什么新鲜的——梦境、虚拟现实什么的,很多电影早就讨论过了。而悬疑和动作这两点倒是挺有趣的。

人的世界观其实来自经验和推理,但基础是经验。有研究表明,当你在一个婴儿面前用手挡住他喜欢的一个玩具然后再拿出来他会有吃惊的表情,说明他以为手挡住的时候东西消失了,然而多做几次之后他就知道看不见不等于不存在。你看,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是通过经验得来的。所以我说贝叶斯方法是一切科学的基础,我们并不能知道真相,而只是凭借经验在概率上去逼近真相。正如那个落地的苹果,即使你看到一万次苹果落地也不能得出一万零一次就会落地的结论,这在推理上是不严密的,但是在经验上是有意义的,而贝叶斯方法的解释就是第一万零一次落地的概率非常大。实际上我认为是宏观世界巨大的概率事件数量才使得事物有一种确定性的表象。可见经验是世界观的基础。当然在经验的基础上人还会推理,但是最最基本的东西都是经验,就好像公理,是建立一个体系的原子,没有经验是不可能靠推理得出世界观的。

  观看电影的过程中,一开始我便猜测最终Cobb和Mal永远留在了虚拟世界里,可我没终究没猜到结尾是开放式的,更没猜到其中一个可能的结尾是成熟帅气的Cobb与皮肤松弛满脸皱纹的日本老男人永远生活在了一起……这导演真疯狂……

  印象深刻的画面有小女孩制造的梦境中翻折起来的城市,以及这个梦境中凭空出现的两面大镜子(镜子通常是虚拟现实中很重要的东西,很多人认为面对面的两面镜子会使虚拟现实崩溃);第一层梦境中无休无止的大雨;第三层梦境中苍茫的雪原;男主角Cobb与其妻子花了数十年(梦境中的时间)共同构建起来的恢宏的梦想世界。

  接下来谈谈我对这个故事的理解,以及吐槽一下虚拟现实什么的。

  略有剧透。

  似乎观众总希望知道“现实”是什么,或者“真相”是什么。因此,这个电影的开放式结尾还是不错的,没有让电影流于弱智的说教,只是影评里的种种“揭秘”什么的太恶心了些。

  对于那些看电影不求甚解的人,长长的情节解析有什么用呢?对于那些有自己理解和想法的人,这种强硬得真理部一样的影评又有什么用呢?不理解这种影评为什么会热门,吐槽一下先。

  电影,终究只是娱乐。如果对“虚拟现实”这样的概念感兴趣,与其看电影,还不如读几本哲学的通俗读物。如果追求情节什么的,更是推荐韩松的小说,比如《我的祖国不做梦》《绿岸山庄》《嗨,不过是电影》《看的恐惧》《红色海洋》(卓越、当当有货)等等,对于重口味的读者,则推荐韩松的《美女狩猎指南》,这篇小说在很多XXOO网站都能搜到。

  另一个猜测,则是我猜Mal可能失去了肉体,却生活在了Cobb心里,他们真正做到了合二为一,也就是一块二。但后面Mal与Cobb的对话使这种可能性变成了0。Mal死了,而Cobb见到的Mal只是Cobb因为在妻子身上尝试了Inception而产生罪恶感的影子。

  现实是什么呢?我似乎还没有认真回答这个问题,或许我已经回答了。我对此的理解基本是“庄周梦蝶”式的,也就是我们没必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更何况这个问题本来就是搞不清楚的。从这点看来,老外那些虚拟现实的电影,即便梦境的层次再多,也不过是简单的一层叠一层的堆栈,而庄周只用了两个梦境,就完成了一个精致的圆环。

本文由龙八娱乐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如梦,陀螺在想什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