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的时间陷阱,最可怕的敌人

2019-11-01 作者:新闻资讯   |   浏览(92)

时间,往往让人陷入去后却显得手足无措。
  一开始的犹疑让男主失去了逃出“迷雾”的机会,那是因为他潜意识觉得留在室内的人群当中似乎是最安全的。“迷雾”刚开始的时候,逃出的机会似乎会大一点(大妈都可以全身而退),但没有当机立断的男主却愿意留在便利店之内。而错过了最佳时机的男主,亦只能被逼困兽了。随着时间不断一分一秒的推移,也让男主在时间前行之中不断重复经历着恐怖而残忍的怪物突袭,让他的潜意识对此有着无尽的恐惧和不安,更何况还要时刻保护着身旁的儿子了。
  渐渐地,时间流动所给予的血腥记忆无法让他和儿子得到全身而逃的信心和保证。每次发狠地反抗,却一直面对着不同种类的、残忍的异次元生物已经让他对前路未知出现迷茫感。虽然在人群中表现得仍然冷静果敢,实际在短暂休战之际已经出现疲态和失落的神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让便利店的所有人物出现不断的立场变化,但只想身在人群内得到安全感和勇气的男主似乎更多的是想众人能够慢慢形成同一阵线,可惜一开始到最后到没有出现这种情形。男主对这想法的“等”和“付出”都似乎在浪费时间。不断出现失去斗志的、开始手足无措的(点火在地拖上却点着自己……)、开始互相猜忌甚至是搞出“邪教”圈子的,全都有意无意地向男主袭来。
果然一个人逗留在一个空间之中问题就会不断随着时间积累起来。时间的流动不断逼迫男主再次作出抉择(不然下一秒儿子将会当成祭品)。时间不容许男主再有一分犹豫,所以他决定了与信任自己的人一同离开(其实这跟一开始,“是否跟那个大妈同行”的抉择是相对的)。
  男主带着儿子和好友一同搭上了车,但这个紧张时刻耳中却听到和他一同离开的“伙伴”因逃走时迷在雾里而被怪物杀害(那神枪手就这个结局……我晕)。那种紧张但无助的感觉再次投入他的精神和意识之中。但仍然用着这副一早被精神虐待得十分劳累的身子,勉强驾驶着车子离开。本应带着希望,但他一早就错过了或许能够和太太一同离开这个恐怖地方的机会(就是一开始大妈离开之时),时间不许回头,男主回到早已被恐怖气息笼罩的家里,看见自己的太太一早悲惨地离开人间的画面。心理素质再好再能忍耐的也只能在这一刻感到无比的绝望和伤痛。他感伤不已的眼神,大概是心里想着如果一早愿意果断离开便利店的话,结局未必如此……
  迷雾未过,旅程还需继续。看着每一个路牌,车子仍然缓缓地走过继续尝试脱出迷雾境地。男主那因为太太的死而仅存不多的存活斗志也在车子没油的时候渐渐消失得所剩无几了。一路走来的时候,光阴一分一秒地消逝,但绝望的迷雾始终挥之不去。既然车子走不动了,恐怖的震动以及“声音”再度隐约出现于四周。而男主生、心理也劳累不堪了,“旅程”是不是应该就此作罢呢?时间的流动让男主在事件的开始甚至现在,都积压着太多的失落、悲凉、恐怖以及绝望了。最后随着车上四人的同意,男主万分无奈地拿起手枪“成全”了不想痛苦地死在怪物口中的同伴及……自己的亲儿子。但这把本来只剩下四颗子弹的手枪,弹药耗尽了的同时,却让男主承受着更大的“时间”玩笑——
  当他下车准备“送”进怪物口中的时候,却发现迷雾已散……一辆辆的军队坦克与装甲车再次像一开始的那样,缓慢地驶过他的身边。而在一辆军用卡车上,更看到了那个一早就离开便利店的大妈和她的两个孩子。
  是一种“错过”?还是一个“光阴的玩笑”?不知道,只知道的是,男主无论如何懊悔,“时间”已经一去不回头了……

  13年5月30日写的,课堂上的内容已记不清,不过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触依旧深刻,谢谢NG的推荐,就像已经记不清和你那么多天的聊天对话,却仍然记得你推荐给我的每部电影,还有你唱过的那些歌。
  电影《迷雾》改编自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的同名小说,它以压抑的气氛和沉重的结尾给了我巨大的心理震撼。本文将从叙事学的空间叙事出发,对《迷雾》进行评析。‘
   《迷雾》由弗兰克•德拉邦特担任导演,在2007年搬上银幕。影片讲述了缅因州小镇上一段离奇恐怖的故事。主人公戴维与一些居民被突如其来的迷雾困在镇上一家超市内,恐惧于迷雾中不可知的杀人生物不敢外出。超市内的人们试图自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些尝试脱逃者惨烈的死去,巨大的恐惧感在人群中延续,他们分成了两立的派别。一方受蛊惑,认定迷雾是上帝对人的惩罚,不可抗拒;另一方则认为抗争和逃脱是自救的惟一手段,从而在戴维的带领下逃出超市奔命,但仍没逃出迷雾和杀人怪兽的威胁。戴维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亲手枪杀了包括儿子在内的四人,而当他在绝望中弃车静候怪兽的撕咬时,军队赶来,人们获救,怪兽被猎杀,迷雾渐散……
        
1.封闭的房间里,正在绘画的戴维被电闪雷鸣以及停电打断了,和自己的儿子还有妻子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象。在暴风雨声中,玻璃瓶碎。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整个画面显得相对抑郁、压迫,三人望着窗外,却又被框在窗户之内,不知道外面电闪雷鸣之下发生了怎样的情况。而玻璃瓶碎采用预叙的手段,预示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笼罩着一层恐怖的氛围。

胆小者,莫入。
整部影片都在诉述着一个类似《异型》的故事,恐怖可怕的异次元空间的怪物,巨大的怪兽,让人作呕的蜘蛛群(看到这儿的时候,的确把我恶心到了),除了怪物以外,更让人恐惧的是他们隐藏在巨大的迷雾下面,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这种气氛的营造把整部影片都带入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中,让剧情里面的人类和观影者的精神时刻不在紧绷着,至少,直到最后一幕出现的时候,我手里是攥满汗水的。
当然,如果怪物不袭击人类的话,也就没有了恐怖一说,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全镇上幸存的人类仅有及时躲在便利店的几十号人,而全部玻璃制作的便利店似乎也毫无防御可言,在这里,如果说怪物是恐怖的,那人性似乎更胜一筹。整部影片刻画出人性的邪恶和绝望的可怕性,聚集在便利店里心态积极的人们努力的和外部怪物群抗争,不断有人惨死在怪物的侵袭下,而另一波心态消极的人们却不断传播负面情绪,最终将仇恨转嫁到一位与此次事故毫无关联的军人身上,人性的丑陋暴露无遗,负面情绪的牵引最终战胜理智,消极的人类刺伤军人,并将其扔到大雾之中,自然,难逃厄运。
人性的消极可怕之处在于带给人的无限绝望性,影片的主人公是一个勇敢而富有正义感的画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拼尽全力与怪物们抗争,一次又一次的从险境中逃离怪物的袭击,为了生存,为了家人,但对于扩散在身边同类物种下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却无法阻挡,身边追随自己的人不断的死去和被负面情绪影响,逐渐脱离了自己的队伍,最终,他与他的儿子及一对老夫妇,还有视儿子为己出的一位朋友勇敢的冲出便利店,开车逃离。
一路上,给人的,是源源不断的绝望。
侵袭便利店的怪物原来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不知道车跑了多远,直到燃油耗尽……大雾中,悲情的主人公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枪杀了信任自己的老夫妇、朋友,还有自己的儿子!绝望的自己在吞枪自杀时发现枪里没有了子弹,悲愤的他冲出车外,站在大雾弥漫的路上对着前方不断撕裂式的咆哮,
“来呀,来呀,杀我啊!杀我啊!!!”
半刻过后,庞然大物“轰轰”而至,只不过,这次出现的不是恐怖的怪物,而是人类的装甲车及生化部队,还有,身后尾随着的载有大批难民的车辆,随即,大雾慢慢消散开来……
影片到此,戛然而止!
直到看到结尾,我意识到,这不是一部简单的科幻魔兽片,它无处不彰显着人性的本质,平静时,人性的狭小,慌乱时,人性的丑陋,希望时,人性的光辉,绝望时,人性的悲哀,当然,震撼的结尾的确让人思索万千,绝望与希望仅在一线之间,无论过程多么艰辛,没到最后一步,希望都始终存在着。
我很少用平铺叙述的方式讲述我的观影感受,这次,算是个例外,或许是被整部影片所阐述的内容震撼,又或许,不想有疏漏任何一个震撼到自己心灵镜头的遗憾,又或者……
总之,它是一部很好看的片子,真的很好看。

迷雾与救赎,绝望与希望

2.场景转移,戴维家里的大院的老树被劈倒,船屋被压,而在河边远眺,看到似乎从河的对岸有大雾在慢慢开始笼罩,并且扩散。
这个视线开阔的空间属于一段承上启下的过渡空间,或者说是给观众一个做提气准备的时间,在影片整个过程中,开阔的空间很少出现,这是一个。而在影片结尾也有一个视线可以延展的场景,如果将二者进行对比,却发现,不管是此时说话的人,还是灾后的景,都有了一个面目全非的改变。深化了这种改变带来的视觉刺激,而在这个场景中,戴维和妻子的聊天中提到的邻居,作为一个隐性的线索,带着戴维和儿子前往了小镇,也预叙着戴维和邻居在超市发生口角甚至斗殴的这一情节出现。

好的电影,是将生活的真相以独特的影音还原出来。你在那一刻惊呆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上或者激动得半死心潮澎湃,那正是一部好电影要做的。《迷雾》与《肖申克的救赎》(以下简称救赎,且均省去书名号)同属一个导演(弗兰克•达拉邦特)和一个原著(斯蒂芬•金)。导演导这两部“主题”截然相反的影片不知是否加入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据说达拉邦特本想拍《迷雾》作为自己的处女作。然而实际情况是,他1994年拍出了救赎,迷雾则13年后才姗姗迟来。
我是愿意先看迷雾,再看救赎的。迷雾慢条斯理地讲述了两个字:绝望。救赎则十分隐忍厚积薄发地给了一个畅快的希望。
迷雾降临小镇,若无其事地弥漫开来,当人们看清它,世界已经掩埋在一片无尽头的浓雾当中,可见度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小镇上的人一下子进入了白茫茫的夜。致命的是,这浓雾当中藏着杀机,各种的怪物遁形其中,你要是踏入雾中,难免一死。一群人被迷雾封堵在镇上的超市里(怪物似乎不懂得如何很有效地砸破玻璃),一个父亲带着他五六岁的儿子也在其中。人作为一个群体,从来是无法达成一致的,即便有人亲眼看见了怪物,没看见的人还是不信。于是有人急着要离开,众人用绳子系住他,让他朝浓雾中走去,结果一声惨叫拉回来只剩下一半。恐惧瞬间注满了超市里每一个人的心。怪物一次次在玻璃外面露出狰狞面孔,甚至冲进来,杀伤力显而易见。超市里有人受伤,有人当场惨死……受伤的也会很恐怖地浮肿,然后痛苦地死去。未知接下来的恐惧还有多深,超市里的人渐渐“分崩离析”,人性的弱点逐渐显现,然而我总觉得这些都是导演慢条斯理的铺垫。总之,父亲和超市里的好人做了一切能做的努力,包括杀死冲进来的怪物,杀死人群中的祸害,冒死到外面找来止疼药。一切都铺垫妥当之后。父亲和他的儿子以及另外三个与他们一起的人:一个女人,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一共五人正好是整个世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孩子)。这整个世界在怪物的爪子底下逃进了父亲的越野车,父亲又冒死抢回了一把“防身”的手枪。他们在漫天的迷雾里寻找出路,父亲开着车在浓雾中蜗行,一路所见皆是世界末日才有的惨状。汽油渐渐耗尽,巨型的怪物在残破的路面横行,浓雾依旧。
眼前能做的选择只有三个:1、坐在车中等,要么饿死要么渴死要么被冲进来的怪物弄死;2、下车去,和怪物殊死一搏然后集体惨死。3、自杀。
显然自杀的痛苦最小,于是众人默许,父亲拿出手枪。一切的一切都铺垫完,都已就绪。问题是只剩四颗子弹了,车上却有五个人。一阵沉默。然后是枪响,四声过后,绝望的父亲打开车门,只等怪物来,只求一死。但就在此刻,迷雾散去,救援人员赶来。
于是只剩下父亲托马斯•简在那里表现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最绝望的痛苦了。(或可一比的恐怕只有皮特在《七宗罪》里的痛)
黎明前的黑暗的确是最浓的黑。这种浓黑是超出人类极限的。我不觉得片中父亲的做法有任何不妥。影片只是把我们晾在那里,晾在那个临界点上,让我们很惨烈地欲哭不能。即便是知道了这个临界点,我依然愚笨地觉得在这么深的绝望面前倒下,是人之常情,没有任何不对。迷雾反应的是真实世界。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也是悲壮的。
迷雾就是赤裸裸展示了这个黑暗,很坦然地说出了,绝望是如此这般的。甚至很坦然地描述了我们在绝望面前挣扎过后的自然死亡。
救赎则是人类世界最勇猛的意淫,幻想出人类在绝望面前的大获全胜。银行家安迪,蒙冤入狱,而关他的肖申克监狱以及整个司法体系又相当黑暗。本来他是只有冤死狱中永无翻身之日的,可是希望的种子让他成为了一个沉默的实干家,让他策划了一个人类世界里最具理想光芒的伟大计划。从绝望里逃出,并救出自己的伙伴,还摧毁所有黑暗。但是电影没让他成为一个超人或者蝙蝠蜘蛛侠之类,电影用极其写实的方法来写梦想。让意淫更具备真实的快感。好电影的影音独特之处在于,让你至少在观赏的时候处在真实状态里,没有人愿意看一部虚情假意明显在表演的电影。用写实的态度去写梦想和童话,是电影受欢迎的不二法则。迷雾作为一部电影在这方面做得远不如救赎,电影里的怪物比较粗糙,而绝望的氛围也没能更写实。但是单就寓意来讲,这两部片无疑都是一流的。
冥冥之中,达拉邦特想先拍迷雾先讲面临绝望的正常状态却不料先在救赎里意淫了绝望面前的大获全胜。
13年后,达拉邦特似乎已有些口拙了,震撼力更胜于救赎的主题,却因细节的粗糙而表现力大减。迷雾的好看更依赖于剧本。
在绝望里殊死努力过然后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或者绝望里永存希望并因希望而实干最终全面战胜绝望,两者同样值得尊敬。一个是最朴实的做法,一个是最激动的理想。

3.戴维和儿子到达小镇的超市之后,受伤的丹冲进超市,告诉人们迷雾里“有东西”。迷雾开始大范围扩散,而被笼罩的人发出尖叫,超市被迷雾笼罩之后开始震荡,一位母亲为了孩子离开了超市。
在这期间,画面镜头出现了几次特写,一次是丹冲进超市,外面很多火警车开往而过,一次是士兵谈话,提到“任务”,一次是卡莫迪夫人两次说了“死神来了”,这几个特写都为后面的情景展开了铺垫,火警车在人们陷入危机之前出现了一次,而在故事尾声,也是火警车带着救援队来拯救了人们,提到“任务”的士兵在后来被那群受了卡莫迪夫人蛊惑的人们投入到迷雾,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埋下的隐忧,至于卡莫迪夫人,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她的精神层次脆弱且迷信神学,直到后来蛊惑众人成为精神救赎的“导师”,而因没人帮助独自离离开超市的母亲,本以为会被迷雾中的怪兽吞噬,但在影片的最后,却出现在了被救的人群中,在这一画面中所采用的限制叙事角度,让观众在知道结尾的一刻足够震惊,也耐人寻味。

4.人们在超市中,开始是一个封闭的、相对安全的场地,转变为有人在闸门处被怪兽拖走,最后怪兽闯入超市,对人们造成伤害,最后戴维被逼带着四人离开超市。
故事的主题部分,也就是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过程中,空间始终是被框定在这个超市里的。在浓雾到来时,超市保护着所有人的安全,将浓雾和不明的杀人生物隔绝在外。但同时,超市也扮演着各种人际关系发展与演变的空间载体,展现着不同人在同一空间情绪的变化和不同的宣泄以及表达,或者紧张、或者无措、或者逆反、或者癫狂。有的人选择了自杀,有的人选择努力自救,而更多的人,是迷茫不知所从。但事实上,由于超市处于迷雾中,迷雾与超市中的人形成了实际的控制与被控制关系,无论超市里面的人怎样活动抑或革命,都不能逃脱迷雾笼罩。导演以一个全知全能的叙事角度让观众清晰的目睹这一切的发生,感受深藏人性里的恶与无知。在这期间,叙事重复这一手段被用来紧密联系着事件与人物,烘托主题。年轻店员诺姆(Norm)被怪兽的触角拖走是第一个重复,后面接着店长与当事人辩论、律师等人一去不返、取枪支者被拦腰截断等情节。这些情节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叙事链,反复强调并给观众传达着这样两种信息:超市内人际关系异化,压力激化了矛盾;浓雾中的世界异常恐怖,出逃无异于自杀。

5.戴维和另外四人为避免儿子被已经失去理智的人们杀死,选择驾车离开超市,遗憾的是直到汽车没油也没能脱离迷雾,戴维拿出一把装有四发子弹的枪,但是他们却有五人……
离开超市之时,这是整部影片第三次大的场景转换,所处的是通往未知路程的迷雾。这一限制叙事角度让观众随同主人公一起期盼和担忧,带着“生”的希望逃离生天。而当车子停留下来,车内小空间的压抑也表现了戴维和同伴们面临着痛苦的选择,枪支掏出来的时候,却让人开始担忧,他们将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6.戴维亲手结束了自己儿子和同伴的性命,只是为了让他们不受怪兽的伤害,可当他下车准备和怪兽厮杀的时候,却发现迷雾退散,救援队到来了,戴维发出绝望的怒吼。
这一叙事过程中,整个空旷的场地只听到戴维抓狂的怒吼,他只求和怪兽来一次最后的彻底搏杀,但当他发现迷雾竟然退散,救援队已经到来之时,这一刻才是他精神崩溃的开始,这种悔和痛,在镜头转向那些已经被获救了人群的时候显得格外强烈。而在戴维跪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之时,镜头往上拉,似乎以上帝的视角默默的注视这一切,在更加空阔的背景中,将戴维的这种绝望不断萦绕……

    整部影片的故事情节相对简单,脉络也很清晰,展示了人们在面对危机的时候不同的精神层面和选择。但是故事里的很多场景以及情节的设置都很耐人寻味,值得我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

本文由龙八娱乐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主角的时间陷阱,最可怕的敌人

关键词: